那是一张张的鼠皮,每一张都完好无缺除鼠人,伊恩

 那是一张张的鼠皮,每一张都完好无缺

 除鼠人,伊恩的心中蹦出来了这个词

 这并非什么稀有的职业,在市镇厅的安排下,许多贫民都做着这样的工作

 而除此之外,还有清雪、各种杂活等等在劳动之中,不光每天的伙食全包,而且对那些经常做这些活的人,每周都会发下一笔铜币

 在这些活里,除鼠人是最苦的,这并不只是因为抓老鼠费劲,也因为那可能会感染的鼠疫

 但这份工作,收入却是最高的,因为每张鼠皮都能换钱

 这使得许多除鼠人,可以将一整家人都照顾起来,甚至偶尔也可以奢侈一下,点一杯麦酒或不太酸的葡萄酒来

 那杯葡萄酒已经被端了上来,女孩看着这杯突然送上来的葡萄酒,眼中露出了一抹奇怪的神色,因为她并没有点

 不过她还是对老板露出了一个感激的微笑,小小的抿上了一小口来

 原本这一小口只是出于一种敬意,但当那满是怀念味道的红酒流入口中之后,女子却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一饮而尽

 酒馆的七名佣兵不知道在何时已经离开了这里女孩也在酒馆老板那温暖的笑意中,带着饱餐过后的弟弟和妹妹,离开了这里

 酒馆老板的目光从那名女子的背后渐渐收回,又看了看伊恩等人之前做过的空位

 这七人并没有喝光桌上的麦酒,便悄然离开了酒馆

 擦干了女孩喝过的那个酒杯之后,酒馆老板慢悠悠的穿上了大衣,之后他蹲下了身子,打开了吧台下方的一个小柜

 然而那里面却是空空如也

 他满脸不敢置信的伸出手来,在里面摸了几遍再三确认之后,终于失魂落魄的站了身

 随后,他拿出钥匙,走进了酒馆的地窖等出来时,手上已经多出了一个包裹,脸上慌乱的神色,也终于减小了几分

 临走之前,他还不忘提醒了一下员工们:今天我有事要提前回去,你们几个可别偷懒

 走出门后,酒馆老板‘比尔’在寒风之中缩了缩脖子,望了望周围那已经寂静无人的街道,带着几分焦急与恐惧,毅然决然的走进了黑暗的迷雾里

 他娘的,在老子面前放鱼饵汉特,靠你了,别忘留好标记,我们随后就跟过来

 

 镇外的密林之中,常青树下废弃的猎人小屋

 酒馆老板关上了头上的地板,擦了擦满头大汗,举着火把向隧道之中慢慢行去

 今天可真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那几个该死的佣兵一直留在酒馆里,让他不敢随便出去

(责任编辑:天空彩票与你同行香港小说)

本文地址:http://www.themusichalls.com/danhuang/2020/1128/20.html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这一切的荣耀,都将属于我胡青在大喝,双眸之间,全然

相关文章

  1. 这一切的荣耀,都将属于

    这一切的荣耀,都将属于我!胡青在大喝,双眸之间,全然都是血丝,疯狂而狰狞,此刻的胡青,简直就如同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一般,让人畏惧在台下的杨镇也是轻轻皱了皱眉 ...详情

在线评论

想说什么就说点什么吧! * 为必填字段

今日头条

人气点击

+